in ,

【Johnny Depp離婚風波】最終審判最後4天7大必知新內幕!不忿《水行俠2》戲份被大刪/迪士尼高層出面/Amber Heard律師瘋狂反白眼嘆氣疑打定輸數~

Johnny Depp與Amber Heard的離婚官司打到如火如荼,從開庭至今無時無刻都有更一進步的的消息流出,絕對是近期大眾茶餘飯後的話題,而繼 Johnny Depp 坐上證人席為自己首度發聲,以及提供更多的證據後,大眾的輿論開始導向支持 Johnny。而一連數日Amber Heard團隊不斷傳召不同證人上庭,去「人格摧毀」Johnny Depp。但官司風波也令 Amber Heard 開始受到質疑,甚至是電影作品《Aquaman 2》都受到影響,而目前這場「世紀官司」暫定於5月27日作最終審判。

Johnny Depp 與Amber Heard離婚官司發展至尾聲,上星期繼續到Amber Heard方辯證,Amber Heard團隊開始出絕招,一連數日不斷傳召不同證人上庭,包括迪士尼高層、雙方的前經理人、Amber Heard的親妹及化妝師等,以多方面的證詞去「人格摧毀」Johnny Depp,不斷塑造出Johnny Depp是一名「暴力男子」同「狂燥男子」。

Amber Heard親妹被逼簽保密協議

Amber Heard在上星期未開庭時,傳召自己的親生細妹Whitney Henriquez出庭指證Johnny Depp。她在庭上作供直言自己成為了兩人的「婚姻顧問」,不時都為兩人的爭執做「和事佬」。Whitney作供指在2015年時,因為兩人的爭執,連自己都受到牽連,並遭到Johnny Depp的攻擊,同時展示出不同照片,證明兩人在婚姻期間經常發生爭執。另外,Whitney Henriquez亦指Johnny Depp逼使她簽保密協議,要求她不在其暴力事件對外張揚。

化妝師喊住幫Amber Heard

另一名Amber Heard的證人化妝師Melanie Inglessis亦上庭作供,在憶述期間更是有點情緒。化妝師指出2015年的《The Late Late Show》前,她是如何幫Heard利用化妝去掩蓋傷勢,她指當時看見Heard的眼周圍、鼻附近以及嘴唇都充滿傷痕,她利用較深色的遮瑕膏去掩蓋傷痕。又指當時未上台前的Amber Heard顯得十分傷心和憤怒,但一上台就只能變得正面去面對觀眾。

除此之外,Amber Heard亦在是次開庭再請來Johnny Depp前經理人Tracey Jacobs擔任證人,她表示因為Johnny Depp患有嚴重的毒癮及酒癮,所以是一名「不專業」的表演者。她又指出當時自己在無任何理由下,遭到對方解僱,直言:「他終結了生命中的很多人,而我便是其中一個。」。

Amber Heard前經理人Jessica Kovacevic亦出庭指,Johnny Depp對於Heard的誹謗訴訟實實在在影響了她的生涯,《水行俠2》的影響以及往後無法再出演大片。她又稱:「雖然沒有實質證據,但這是我唯一可以作出的解釋。」。

Amber Heard 《Aquaman 2》戲份被刪減

而先前網民發起要求Amber Heard 退出《水行俠2》的請願書正式超越 3 百萬人聯署,而近日隨著官司再度開打,坐上證人席發言的 Amber Heard 在法庭上回應由於受到大量負面新聞影響,使得她在《Aquaman and the Lost Kingdom》中戲份遭大幅刪減,在拿到新劇本後發現很多動作場景被刪除,她表示:「我很努力想留在《Aquaman 2》,但他們並不想讓我參與。」Amber Heard 如此提到,「我拿到了一個劇本,新的版本刪除了動作場景,那個場景是我的角色與另一個角色,沒有劇透,就是兩個角色互相打鬥,他們基本上拿掉了很多我的角色的戲份,他們真的拿掉了很多。」

迪士尼高層出面插Johnny Depp?

另外Amber Heard團隊亦傳召了在迪士尼任職執行製作的高層Tina Newman,她在庭上表示自己在公司會負責收集不同重要文件,她指這些文件中沒有一份是與Amber Heard當時2018年專欄文章有關。Amber Heard追問Tina:「包括導演、製片人、決策者等等,是否有任何提及關於Amber Heard當時的文章,才能到Johnny Depp被罷免《加勤比海盜6》的傑克船長一角」,Tina Newman就指:「沒有」,不過該處的「沒有」,其實也可以解釋為「不記得」,所以其實是無法證明Amber Heard的文章與Johnny Depp出演《加勒比海盜6》有沒有關聯性。另外她亦表示自己其實不清楚Johnny Depp出演《加勒比海盜6》的細節,她指這並非自己的工作範圍。所以其實Tina Newman一整場證詞對Johnny Depp並無任何傷害,亦未能證明到Amber Heard的文章沒有影響到Johnny Depp的前路。

Amber Heard親解Johnny Depp不對視原因 惹笑庭上眾人

Johnny Depp律師Camille Vasquez曾在庭上質問Amber Heard關於「Johnny Depp從未望過Amber Heard一眼」的問題,律師指出2016年兩人經歷爭執後,Johnny Depp承諾Amber Heard「將永遠都不看她的眼睛」,而庭上他的確履行承諾,從此沒有再看過女方一眼。但此證供在幾日後亦成為了Amber Heard團隊的辯護理由,律師團隊問及:「當Camille Vasquez律師問到你是否知道Johnny Depp在在開庭時望你,你回答是的原因是什麼?」,Amber Heard強硬地回道:「因為他知道自己有罪,他在講大話,如果不是的話為何他不敢望看我?我已經克服了,我可以望住他了。」Johnny Depp聽罷後嗤之一笑,之後與律師指:「I don’t want to!」,直言是因為自己不想望見Amber Heard。而她此等證言亦引起庭上眾人的恥笑。

Amber Heard律師屢戰屢敗 辯護到反晒白眼

要講到上星期最精彩的其中一幕,莫過於Johnny Depp律師Camille Vasquez在庭上四度打斷Amber Heard的律師Elaine Bredehoft發言,每次的「法官大人,反對!」都令到對方招架不住,一度無法講出完整句子。面對Camille Vasquez如此凌厲的攻勢,有網民發現Amber Heard的律師Elaine Bredehoft開始慢慢地喪失鬥志,被打斷發言時反白眼和嘆氣的樣子連被網民製成短片瘋傳。

此外,上周庭上Amber Heard律師Elaine Bredehoft更是盡顯荒謬,在庭上問及迪士尼高層Tina Newman:「是否有用100萬隻草泥馬去換取Johnny Depp回歸《加勒比海盜》船長一角?」,Johnny Depp 聽及亦大感荒謬而偷笑,連迪士尼高層都忍笑不住要飲水定驚。

Amber Heard團隊打定輸數?

經過上周的辯證後,網民發現Amber Heard團隊目前似乎正處於樽頸位當中,不斷以同一件事去控訴Johnny Depp。就算是上周請出多位強而有力的證人,但每個人的證供都更似是「空口說白話」,無法傷到Johnny Depp分毫,而Amber Heard律師團隊的低空壓氛圍、挫敗感以及失落感都令網民認為團隊正在「打定輸數」,準備將呢一場官司的勝利送往Johnny Depp手上。

來源:綜合外媒